我漫龄要从小学三年级算起。启蒙于我当时特别崇拜到近乎喜爱的好友。她有着大大的墨瞳和粗黑的眉毛。语文造诣高的我至今没明白一个小学生怎么可以看过那么多书。(离题万里的老习惯


这两天不断地想起矢泽爱的《NANA》。尤其想到八月的时候不可避免的想到娜娜。莫名的觉得两者很像,甚至觉得命运轨迹也会重叠。毫无根据的联想,希望是荒谬的。


虽然最喜欢的漫画作者是CLAMP,但最喜欢的作品是《NANA》,最喜欢娜娜。


虽然漫龄能从小学三年级算起,但我真的记不清什么时候开始看的《NANA》。但我看了很多遍,在不同的人生阶段,每个阶段拿起来又会反复的看。但记忆只到大学的时候追最新连载,但现在也不知道完结没有。可悲可笑 -- 我曾经信誓旦旦的说我会热爱漫画到60岁,后来发现有些曾经是生命不可或缺一部分的东西也会逐渐淡化,它们不会消失,会留下痕迹,但终究存在的意义对你来说改变了太多。


我前两天回家的时候不断在脑海里过《NANA》的画面 -- 一点儿不惊讶我都还记得,毕竟看过很多遍加上视觉记忆加持。然后才发现原来本城莲对娜娜说他要去东京的那段是多么残忍。。我之前看的时候竟然只是当做莲和娜娜感情经历中很“酷”的一段。。是因为经历过几段离别了么?


回来说娜娜。我觉得娜娜和八月像有一点是因为我在他们身上都看到了那种果敢,不掩饰不解释,坦荡而真挚。初见莲带给少女娜娜的是一种震撼,那个被“神化”了的大男孩告诉娜娜你看还有另一种活法。然后娜娜义无反顾投入进去。后来,莲要到东京去,在相拥后莲说:这间房子留给你,你可以用你想要的方式生活。娜娜在送莲离去后跪在站台痛哭,不知道为什么我之前看的时候竟然毫不觉得这里虐,反而把这段当做“酷”。后来娜娜也到东京去,组新的乐队,出道,成名,应对一切那个圈子带来的问题,与莲复合。很奇怪这次我反而不会太想起本城莲和娜娜复合的那些片段,当时莲深压的眉头曾是我反复看的重点。。


再后来的后来,中间经历过什么好多忘了,但最后追到的连载里,大家各分东西。莲驾驶的汽车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出了严重的车祸,同时死去的还有副驾驶的蕾拉。 拓实与奈奈和他们的女儿分开了,在地球的另一边独自抚养着一个男孩,一个眉目像极了莲的男孩,母亲是蕾拉的男孩。而娜娜,我们的娜娜留长了头发,及腰,在外国乡下不知名的小酒馆里唱着歌,如同之前一样投入。物是人非已不能形容。奇怪的是不是很记得娜娜看到莲骨灰的时候的画面,好像与娜娜最后一个画面相比并没有给我留下特别深的印象。


奈奈曾以小女生特有的崇拜觉得娜娜左臂的莲花纹身很酷,但伸夫却皱着眉头说这有些过。


我想用敢爱敢恨来形容娜娜,但这不准确。因为我看不到娜娜心中有真确的恨。这是一个性格像爷们儿的女子,我觉得她敢于拿起,在破碎后不会放下,但会趋于平静,会将这一段融入血肉。拿得起放得下有些对不起生命中那些太重要的曾经。就像忘了什么时候看过的一篇非常棒的古耽,作者在后面说她想描述的是一个平和的走在田间的少年的故事,正是那个血肉横飞的故事造就了现在这个平和的少年。


后来我又想起我耽美启蒙文,现在看起来甚至有些俗的设定,但当时带给我的冲击是巨大的,毕竟年纪小么。背景古代,名门独苗小时候捡回家街角的小乞丐作为跟班。两个人一起长大学武情谊渐深,跟班是那种沉默的性子,练武确比谁都努力因为想保护少爷。两人都成长到少年的某天,跟班像往常一样服侍少爷沐浴,少爷玩心大起把跟班拽入浴盆,却对湿淋淋的跟班起了反应,于是羞愤的怒斥跟班不让跟班再跟他一起睡。当晚跟班什么都没说自己一个人穿着湿衣服坐在走廊看着月亮直到睡去。第二天少爷跟他爹说不要跟班再伴他左右,他爹却不准因为有个什么事儿要当做给少爷的历练要跟班陪着。两人踏上旅途却一路沉默,直到双双掉进洞窟。在马上要摔倒底的时候,少爷一个转身抱住了跟班自己后背着地。后来忘了谁应该是少爷发烧各种病,跟班脱衣用身体给他降温,再然后两个人做了。之后好像两个人迅速热恋,直到在府里被少爷爹看到,少爷却将一切推给跟班说是被诱惑的,跟班被逐出府,一夜白头,后被贵人相救,也让少爷后来遍寻不到。中间还经历过一些事儿但就不清了,后来很巧泛舟时,两个人在不同的船上很远看到了。那个贵人因为自己经历过失去所以助推了一把。最后少爷毅然抛家弃业,在塞北与跟班双宿双息,劫富济贫。


还有一个故事一直忘不掉。受基本上家破人亡,只有一个堂哥相依为命,跟攻相识也是经由堂哥介绍。中间各种甜蜜。但攻和堂哥处于不同利益阵营,攻置堂哥于死地但伪装成意外。后来受发现了真相,与攻彻底断绝。之后的几年攻一直在乞求受的原谅,不得。双方一直各处东西半球。最后结尾,受在半夜接到一个沉默的电话,他没有挂断一直听着陪着到天亮,直到对方挂断。第二天攻的朋友告诉受,攻头一天晚上飞回到受的城市,在他们原来的家里自杀了,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受的,“他只想在最后的时间里离你近些”。


还有一篇黑道的,一对副CP,受苦恋攻,攻忠心于主,攻受隐性敌对,交火的时候,受举起手枪对着主,攻因为职责一枪重伤受。攻马上跑过去抱着受,在受死前发现其实受的手枪里并没有子弹 -- 他是在求死。


其实我一直相信情深不寿。



------------------------------------------------

原来的名称是:娜娜和八月。。

没有人觉得本城莲的眉目和根哥有些像么,尤其是眼神。

另外哪位大大如果记得提到的几篇耽美文的名字请一定告诉我。前几年电脑坏了以后再没能找回原来存的那些经典了。。O(∩_∩)O谢谢

看我提到的几篇文就发现我这人容易倾向于虐受。。所以还是不写根八的好,舍不得虐八月

评论(3)
热度(8)
© 年二省/Powered by LOFTER